感冒的身体终于在今天迎来了期待已久的一个懒觉。充分的睡眠让身体变得好多了。冷空气过后初春的阳光开始正大光明泻在走道上,摊在平地上。觉得今天甚是奇妙,像是高高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个保护罩,空气如枕头里抽出来的白棉花,街上的阳光,图书馆里忽而响起的手机铃声竟一一变得柔和起来,时间像是在湖面划过的木浆,缓缓而伴有潺潺流水声。

  像是跃于时间之外与久违的那些过去共享当下的白昼与黑夜。旗帜在空中悠扬地飘着,背景是不出彩的往日平常日子里的天空,没有奇异形状的云朵,没有成片亮蓝色的色块,对了,如吃到一半化开的雪糕。

  握笔记录的现在已是下午三点过半,阳光已退出主舞台,或许还在大地的哪里驻留,我不知道。这番光景虽已无始时耀眼富于画家明亮智慧的调色,但那分温柔还在,我想它是准备留下来了的,至少在今天。


                                                  14/2/22          3:42

评论(3)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