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好安静,安静得似乎看得见走廊阳光悠扬的挥洒,安静得可以观察到牛皮纸细微脉络的起伏,身边的人骤然默契地不吭声,任水泥路在这样的午后接收炙烤,任时间浸在沉默里。 今早的头晕脑胀的感冒似乎也被这样温暖的初冬治愈好了一大半,像是可以随时倒在路上的任一角,让阳光代替棉被,让短短的几分钟代替岁月悠扬。坐在石阶上,看光影将周遭塑造为纯粹至极点的几何图形。 心中思念的人此刻大概也在享受这样安静的时候吧,酣酣入眠抑或低着头专注于笔尖的舞步,还是简简单单看着这街头的光景,这样想着就觉得非常放心,「大家都非常很好呢」会这样想,如小提琴在空荡的教学楼中回响般的存在。

 
评论(1)
热度(1)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