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跑到图书馆露天阳台,将思绪整理的祈望全压在明亮的光线,压在淡淡暮色的延伸,压在从边缘盘曲而上的枝藤。趋近落日的阳光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倾泻,刺眼地令人生厌,坦荡得令人仰慕。

  我处在不远处广场的喧闹与接踵而至的鼓声之外,捧着因没被照亮而稍显不明朗的山丘般的心情,靠在长椅上将视线随意落下,发现自己一段时间以来,不断被驱赶着前行,而在间隙间可以逃走的时候,却呆呆四处眺望,不知如何迈步,因为清楚这样是多么地不可以,所以下决心明晰自己的方向,找回自己险些被磨掉的该与不该。

 
评论
热度(1)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