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的日常事件簿‐「与我而言的假期」

    我的假期在家人的团聚中开始,在家人的别离中结束。

    住的地方其实是兼做铺面的,所以挺狭窄的且没什么隐私可言。妈妈常开玩笑说,“家里小也挺好的,拿什么东西稍微伸下手就可以够得到。”哈哈,也的确是如此。

    初二的晚上,因为平时要开着店,所以很难得全家出动去走亲戚,其实走亲戚的过程乏味可陈,所以也没准备多加叙述,全如所有应走的流程。只是回家的时候爸爸突然提议去老家看看。我们姐弟之中有的5年没回去过了,有的至少也得有两年没回去过了,就更别提全家人同时重新出现在这个地点l了。

    老家是在一个小巷里,处在宁静与喧嚣的边缘,向外走几步是热闹的大街,向内走几步是接近0分贝的砖瓦小房。记忆的开始,爸妈和爷爷奶奶是住在这里的,然后因为要做生意,所以变成只有爷爷奶奶住在这里,然后变成奶奶,最后变成现在的空无一人。想来也有意思,谁会料到多年后的一天,大晚上10点多,走在灯光微弱的巷子中,一家人会突然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跨过门槛,缩着身子走进屋子,是变了的,很多东西都是变了的。屋里的摆设,原本爷爷奶奶的床的位置变成闲置桌椅的摆设,厕所现在看来还是那么阴深,楼梯还是那样狭窄,因为真的很窄(仅仅能勉强一个人平行进入的简宽),小的时候总会幻想要是楼梯的两头被堵住就真的会被活活闷死在这狭小的空间。

    全家人很快移动到以前住的房间,四处感慨地观察,在旧柜子里意外找到很久以前的旧相片,因为二姐从小就是随着奶奶一起住的,翻到奶奶的旧相片的时候,呼的一下就哭出来了,她一直以为奶奶的相片都遗失了找不到了,没想到能突然看到那张全靠记忆抓住不放的脸。

    而后大家看到一张婴儿的照片,好奇着问着我妈妈这是我们仨中的谁,结果我妈完全认不出,是我爸认出来的,我大姐。我那粗线条的大姐又哇的一下哭出来了,说我妈认不出她好伤心。她在哭,我们在笑。哈哈哈哈哈。

    我们在好奇地问着旧照片里的谁,笑着照片里的表情,说我妈年轻的时候不好看像男的,我爸夸耀着他年轻时候的英姿煞爽。我发现,毫无预兆地,每次将我感动得一塌糊涂的都是这神奇的时空交错感,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故事的痕迹,无法预料的时间,还有难以言明的心绪。

 
评论(4)
热度(1)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