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每天都要走一大段路出门,搭公车,不断地行走,行走,行走以及行走。可是有时候感觉自己更像是一双眼睛在这个我的生活轨迹里游荡,没有真正接触到这个切切实实的外界,走在路上没有感受到水泥地的踏实感,每天站在树下等车,却鲜少把手停在树干上去感受到到树皮的特有的粗糙感,偶然间触碰到它,又感动得想哭。

 
评论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