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的时候感觉像是可以感受到与身体温度不同的一柱血液从胸腔留下又转而流向左手臂。

  很糟糕,很逊。

 
评论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