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想太多的时候,蹲在与身高不相符的桌子前,将就着写着字,就像现在。风扇呼呼地在耳边吹。

「其实世界之中是什么充当了介质呢,就像空气那样」

  莫名其妙的问题,我也不清楚这是在问些什么,不过心里模模糊糊觉得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认清这种介质的本质才使得我们疑惑,彷徨以及失败。

  以为空气里存在着某种坚硬而又难以攻破的东西,于是就把几米开外的钥匙想象成博物馆里价值连城的名画,模仿着影视节目里的间谍抑或怪盗一样用各种高难度而令人疲累的姿态去规避那些莫须有的拉响警报的红外线,要么成功后抱怨一路的千辛万苦,要么摔得鼻青脸肿感叹世事难如心意。这般因看不清联系事物之间的物质而把现实看得太残酷太激烈太复杂到头来也只是枉然,相反,我更认为真正的现实是日光灯下,独处时,白纸上直白的文字。

  那个东西我想也许就是空气吧。

 

 
评论
热度(1)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