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

  玻璃窗前与人向背而立,隐约的倒影照应相隔的此方。相背而立本没有什么前后,然而在这个陌生的角度看来,站在我之前的是那个不真实的他,向他伸出去的手被一片透明阻隔在半空。而立于他之后的我却真实到依旧可以摸到右手划破的伤口,在太阳的光与热下有着一股膨胀的刺痛。连身影都无法再看清晰的前沿,与之相比我宁愿停留在真实的后方。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个别人无法踏入的空间,这扇窗的另一边,你是怎么走进去的。总得褪去些什么东西吧。是那些缠绊你大脑不断于其发酵的思绪,亦或是对生活诸如隔壁噪音的怨念。这两样东西统统被你留下在这边了吧,以至于站在这里的我依旧可以感受到它们靠背后发散的热量,那是无法忽视的真真切切。

  这边的声响你是听不到的吧,不然你不可能毫不理会我所发出的呐喊低着头看脚下的一片虚无。大概那里很安静吧,我看不到你表情的丝毫变化,在我印象里即使是你睡着的时候都从未呈现出这样的一种状态。

  我说,你还是回来吧,就现在。即便现在的你站在自己所期望的那个无扰之处沉默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然而我却无论如何也觉得此刻的你比那个半夜拖着我跑出大街蹲在马路上自顾自地狂哭的那个你还难过,一定是这样,我确信无疑。

  告诉我,告诉我怎么走进去,假若你不出来,那么至少告诉我怎么进去。休想让我与你一起留在那里,我要走进去把你拉出来,出来和我一样痛苦却相对地幸福着。请不要让我心急得一拳一拳击打这面该死的玻璃,你知道我是敢拿着你床头那把吉他狠狠砸下去的,只要可以让你抬起头望这边一眼。那样的话,见到这边的景致的时候,你就会冲出来,无疑。

  是的,这样就好了。所以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前往住处拿那把吉他,可是转身后偷笑的你让我愣在尚未理顺的思绪里,为我放着身后的你不管反而试图闯进模糊不清的世界找你的影子而偷笑。

  你不会知道的,走吧。

 
评论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