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回香港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得上是“得救”了。有些话我很想和我最亲的姐姐们说,想去解开闷胸口的那股气,可是果然还是不行,怕给她们增添烦恼,反正我一个人倒还可以承受,只要不说出口就可以假装没有了。

 
评论
热度(1)
© Ow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