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在想,在一个酒醉的人面前做出疯子般(比如在那很享受地吃沙土)的事情,酒醉的人是惊醒然后说“haw?"还是惊喜着拉着手欢呼找到同伴勒?


  我觉得每个人在孩童时代对透明彩色塑料都有着那股惊人的且具有时效性的观察力吧。今天在看到一块塑料时突然被吓到后这么想。

评论
© Owen|Powered by LOFTER